Yuki没有钱了

是故步自封,不求上进还很自负的咸鱼。你们的喜爱是支持我摁快门的动力。wb:沉迷游戏的yuki

(太白同门内部消化)明月清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明月清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yuki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杨飘枫x金木

杨飘枫初见金木是在10年前。

10年前,身为太白首席座下大弟子的杨飘枫下山为联络水龙吟的线人,在行至杭州城外时, 遇到了那个瘦瘦小小的孩子。虽浑身狼狈不堪,但眼里却依旧还闪着些许光芒一个人缩在了城外的草丛中。江湖本就是这样,杀人寻仇,祸及子女,并非像话本一般所谓的快意江湖行侠仗义。有光明的地方必然伴随着黑暗。飘枫深谙这个道理,可看到那孩子的眼神终是忍不下心放任不管。

 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感受到他的存在,孩子微微抬起了头,张了张口,最后说道“我没有名字”

  一时间,气氛似有些尴尬。飘枫轻咳了一声,道“你可愿和我回太白山上学艺?”似乎意识到有些太唐突,又补充到“要是你不愿意也没事,我给你些钱,带你去...”“我愿意!”飘枫一愣没想到他会答应的那么快。“你可想好了,太白山常年白雪,天气寒冷,每天早上都要早起练剑,哦哦还有......”“我想好了”孩子站起来,看着他的眼睛,用力的点了点头。

一晃也10年过去了,飘枫接回来的孩子也成了他的跟屁虫小师弟,名为金木。这是他自己取的,取自金木水火土。虽然飘枫很想笑,但是看着小师弟认真的样子,改名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说到自己的这个师弟,飘枫也有些头疼,明明以前金木是个沉默寡言的乖孩子,现在却成了太白的混世魔王。起先对于小师弟变得活泼开朗,飘枫是很欣慰的,但渐渐就不一样了。四处惹事,最后再求着他收拾烂摊子。“下回我不会再帮你了”飘枫处理着门派的文书,头也不抬道。“嘿嘿,我就知道师兄对我最好了,师兄才不会抛下我不管呢”金木快步从门口走到飘枫面前,两手支上书桌托着脸笑嘻嘻的看着师兄。“你啊,唉”飘枫看着金木,无奈的叹了一声,“啊,不和你聊了,一念姐姐刚刚还在找我,师兄再见”说着便又快步走出了房门。“你啊”飘枫对着少年的背影,勾起了嘴角。许是他自己都没发觉自己的愣神,文书上留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墨点。

  今天是中秋佳节,往日显得有些冷清的太白,也有了些生气,师姐妹们一个个早早都装点起了门派,还手拉手一块做着月饼。飘枫也早早的完成了需要处理的文书,走出房门透了透气。他从一开始便是太白的大弟子,是师尊寄予厚望,下一任掌门的人选。自小他便明白,他要比常人更加努力,更加努力的去学习。院子里除了小师弟便无什么人踏足了,一时间也显得有那么些凄凉。飘枫摇了摇头,想着许是小师弟此时或许正和其他师兄妹们正在欢度佳节吧。不免心中有些空落落的。纵使有花兼有月,奈何无酒又无人。正想着呢,一句师兄将他拉回了现实。一转身便看到金木提着两坛酒笑嘻嘻的望着他。“师兄,我来找你喝酒了”说着将一坛酒递给了飘枫。飘枫接过,两人爬上屋顶,开了酒坛对饮了起来。“果然是好酒”飘枫夸道“诶嘿嘿,是吧,我从师尊的地窖下偷来的,费了好大的力气呢”“你!”“嘘,师兄,你喝了酒我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,是共犯,你不说我不说放心,师尊不会发现的。”飘枫不免有些气结,拿起了酒坛一个人独饮了起来。过了一会,飘枫似是坐着不动了。“师兄?”金木轻声问道,挪着身子小心的靠近。回应他的是细微的鼾声。“师兄……”金木轻轻的抱住了飘枫,“师兄…,我,我…心悦你”他的是师兄是多么的优秀,耀眼,而他呢,每天不学无术,只能靠着做些恶作剧来吸引他的注意……金木越想越难过,却没有发现,怀中的人,勾起了一抹嘴角。

今日,有花兼有月,有酒亦有人。




其实这个是帮派群里的随手脑洞,两位当事人表示:???。我最喜欢拉郎了hhhhh感谢今天群里杨飘枫同志的这句即使有花兼有月。